2017年12月

明清家具有一種平行混面線腳叫劈料做

明清家具有一種平行混面線腳叫劈料做

2017年某拍賣會秋拍預展上,看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方桌。如上圖,黃花梨劈料做裹腿羅鍋枨加霸王枨方桌。看着名字挺熱鬧的,我們仔細看一下。此桌邊抹和牙條采用了劈料做、裹腿做、頂牙羅鍋枨等結構。羅鍋枨與劈料的牙條為一木連做,桌子下又施以霸王枨來增加它的穩定性。從這件桌子上可以看到,它的主要特征是劈料裹腿做。 那麼我們來看一下什麼是劈料呢?它是怎麼産生的呢?劈料:在構件上造兩個或更多的平行混面線腳。(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從定義中不難看出,劈料是一種混面的線腳。線腳在家具上起裝飾作用。它多在明及清早
紅木家具行業的工匠精神要從手藝和态度兩方面去解讀

紅木家具行業的工匠精神要從手藝和态度兩方面去解讀

煙台海濱有一個百年的小木屋,上下兩層有三百多平米,小木屋的主人是我的一位朋友。朋友接手之前,小屋是當地的高檔飯店,接手後将裡面的裝潢全部拆除,回歸原貌,清出去40卡車的垃圾。他又從鄉下買來幾車老房子拆下來的青磚重新鋪設了地面,牆面的處理也是一灰到底,門窗也是木結構框架安玻璃。小屋的富麗堂皇被拆除後,裡面駐進了舒适的生活氣息。不論是青磚、書畫還是紅木家具,皆是為人所用,以享受生活為目的。尤其喜歡那種灑水掃地和殘茶剩水随意潑灑在地上的随性,以及每日推開窗戶面向大海的暢快感。清 黃花梨木雕鳳紋頂箱大櫃
解讀古典家具的四腿八挓與側腳、收分

解讀古典家具的四腿八挓與側腳、收分

清榉木夾頭榫小條櫈老木匠常說的一句話是:“家具好不好,要看它是否四平八穩,活兒好不好,要看它是否嚴絲合縫”。看似簡單的道理,在實際操作中,要經過長時間的基本功訓練。四平:東、南、西、北四方太平。八穩:東、南、西、北、東南、東北、西南、西北的八面穩定。說這個詞語用在家具上是最貼切不過了。因,家具乃方便人們更好的生活而生,它的安全性是第一位,必須穩當且耐用才行。平、穩是對家具最基本的要求。仿上海博物館藏無束腰直腿足小方凳這四平八穩在家具中是如何做到的呢?木匠師傅攢好腿足後幹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兒就是:“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尋遍頤和園隻為看它一眼之黃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一)

對于這把黃花梨制高扶手南官帽椅的生産時代和産地,有較大的争議,争議來自于它身上不符一處的造型特征,從扶手下無聯幫棍的特點看屬于明中期蘇州地區的典型造法,但從靠背上的雕龍紋玉帶闆來看好像有着宮廷血統,從制作材質來看,又與若幹件故宮藏黃花梨家具相似,我年初去北京時專程去了頤和園一趟,就為了參觀這把椅子,以我個人看過以後的感受,認為這把椅子屬于明制,典型蘇作。如果從照片上看,對它的體積感很難有直觀的感受,實際上當我第一眼在展櫃裡看到實物,最強烈的感受就是小巧,一股南方姑娘小家碧玉的感覺撲面而來,與陳列
一位紅木愛好者與紅木家具的一些事兒

一位紅木愛好者與紅木家具的一些事兒

開始走上紅木家具之路,最早的内因是自己喜歡曆史,從小到大外出旅遊,都喜歡去博物館皇陵古墓之類,外因是家裡買了紅木家具。2011年,房子準備裝修,當時覺得沙發闆材不耐用之餘,“土豪”味也不足,加上剛好看過叔叔換新房後家裡買了一套所謂的“紅木家具”(後來明白不過是越南戰國大沙發和非洲花梨床),于是定下基調,要買紅木家具,這次偶然的入門和海岩老師、黃定中老師很像啊,哈哈。紅木小白,沒讀多少書籍,全靠道聽途說,于是中山沙溪、江門台山這些集散地,就成了那個階段最常去之地。前前後後一年時間,起碼二十次,遍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