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發布

中國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現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中國古典家具中那些呈現窈窕之态的高束腰

我國古典家具,從造型來說,可以用有束腰和無束腰來劃分。這無束腰家具在曆史中出現的時間較為久遠,可追溯至“商”“周”時期。而有束腰家具則始源于“唐宋”時期。在這裡我們重點關注一下這些有束腰家具。什麼是束腰? 原是須彌座上枭與下枭之間的部分。此造型移到家具上,成為面子的邊抹與牙條之間縮進的部分。它是我國古典家具中非常典型的式樣之一。 束腰構件被應用在家具中,可根據不同家具造型與風格,賦予同等氣質的變化,給家具增加無盡韻味,尤以高束腰結構甚之。我們用幾件典型的高束腰家具的來欣賞高束腰造法如何賦予家具“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一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一

這件透雕麒麟紋圈椅的原型是王世襄老爺子的舊藏,也是《明式家具珍賞》的封面,現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館家具館。能被王世襄用作封面的一把椅子一定有其非同尋常之處,所以我們以這把圈椅為出發點,比較了衆多的圈椅實例,發現它是很特别的一把,而要想解讀這些特别之處,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制作他,模仿當時工匠的行為,應該就會明白他們的思想,所以在制作之初,我們就把追尋原作神韻,體會當時工匠制作的想法和意圖,而不是照抄原作尺寸僅僅追求外形高仿作為我們的目的。

明式家具裡經典款式中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明式家具裡經典款式中的黃花梨四出頭官帽椅

在安思遠先生對中國古典家具收藏研究的過程中,他對自己的藏品進行了詳細的解析,也對類似藏品做了詳盡的圖文資料解析。我們接下來看這兩件非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四出頭官帽椅。四出頭官帽椅這件四出頭椅子來自于美國堪薩斯城納爾遜美術館。它的年份為明末清初的十七世紀。圖為一對中的一隻。尺寸為:長58.2厘米;寬44.5厘米;高120.6厘米,材質為黃花梨木。這件椅子是典型的明式四出頭官帽椅。靠背闆用一塊花紋精美的S形黃花梨獨闆構成,搭腦在與靠背闆相接處有舒适的弧度後傾,以滿足頭部倚靠時的舒适感受。搭腦中間稍高,兩
 一炷香插肩榫酒桌

一炷香插肩榫酒桌

插肩榫酒桌,案形結體,北方匠人習慣稱為酒桌,原型為侶明室舊藏,設計極具空靈感,僅有桌面冰盤沿與腿足一炷香線條的裝飾,可以認為是簡約派的代表作。冰盤沿上部平直然後急速内向削成幹淨利落的斜面。特窄牙條,由犀利有力直線轉微弧形與腿足相交,修長腿足中央起一炷香線,由地面直貫桌面,分外醒目,整體格高神秀,超逸空靈。

安思遠舊藏少見的兩出頭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安思遠舊藏少見的兩出頭官帽椅和霸王枨官帽椅

随着對安思遠先生更多家具的研究發現,他收藏的中國古典家具帶有他自己的審美眼光及意趣。今天我們且來繼續關注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幾件非常有意思的椅子。兩出頭官帽椅從這件官帽椅的名字上看,我們就非常期待一睹這兩出頭椅子的真容。搭腦與扶手都出頭的官帽椅叫四出頭,都不出頭的叫南官帽。這椅子卻是介于兩者之間,搭腦兩端出頭,扶手不出頭。此椅子尺寸為:長59厘米;寬42.5厘米;高113.7厘米;座面高52.7厘米。通過查找資料,兩出頭的官帽椅留存實物比四出頭官帽椅或南官帽椅少。但遵從收藏規律,越是留存數量少的,越
安思遠收藏的馬蹄足與無聯幫棍的兩件南官帽椅

安思遠收藏的馬蹄足與無聯幫棍的兩件南官帽椅

前面解析過“美國古董教父”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兩件四出頭官帽椅,接上文,我們繼續來鑒賞安思遠先生收藏的其它官帽椅。方材馬蹄足南官帽椅關于官帽椅,在上一篇文章《解讀美國古董教父安思遠收藏的兩件無聯邦棍四出頭官帽椅》 中已做詳解,請參考。此椅子為“南官帽”式,扶手和搭腦都無出頭。這款南官帽椅的搭腦兩端下彎,用以突出椅背中間高聳部分,靠背采用紋理華美的獨闆,以顯優雅尊貴之韻。搭腦與後立柱格角相交。同樣,扶手與鵝脖相交處也是采用格角相交的造法。兩扶手下施以聯幫棍,以加強椅子扶手的支撐。座面貼席硬屜,座面榫卯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四)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黃花梨高扶手官帽椅 一對 明長 52厘米; 寬 46.8厘米; 高 90厘米; 座高 46厘米明代南官帽椅中有一種扶手傾斜度比較大的類型,扶手與後足連接處比一般扶手椅高,與搭腦相距較近,故呈現出向前傾斜之勢。 這類形制在江南各地廣為流行,所見用材各有不同, 工藝也有簡有繁,但特征相同。 這對椅子搭腦與後腿、扶手與前腿交接處都使用挖煙袋鍋的做法,反映出做工工藝的講究。 靠背為打槽裝闆三段式做法,上段為浮雕草龍,下有亮腳,中段則選用紋理優美的闆材鑲嵌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古典家具之随方制象(三)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展出之随方制象古典家具展接上文,矮南官帽椅 榉木 長 71厘米; 寬 58厘米; 高 77厘米;座位高 31.5厘米。此椅子為榉木圓材,腿子外圓内方。搭腦向後彎度較大,兩端與腿子相交處安角牙。鵝脖與腿子并非一木連作,與扶手相交處也有角牙。椅盤原來軟屜,未經改換。椅盤以下,四面直券口牙子,緣邊起燈草線。此椅子的椅盤高度為一般明式椅子的一半。此類尺寸的坐具,在明清家具中所見甚少。我們也看到一些座高較矮的明清時期的椅子,多為截腿改造而成。而此椅子原物就為此形,制作之初,或許被用做寺廟
古典家具寶貴的斑駁光影記憶

古典家具寶貴的斑駁光影記憶

古典家具,作為我們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文化傳承,在曆史的長河中總有那些曆經歲月打磨的精美器物呈現在我們面前。櫃子表面固然精美非常,但櫃子裡面原來的保護層經過歲月的洗禮後,呈現出不一樣的時光交錯感,原來這叫經曆。斑駁是大漆家具經過上百年滄桑的磨砺後,呈現出的最美狀态。或許有人不喜歡,但這斑駁确是真的曆史。歲月留給家具的不一定都是斑駁與滄桑,精美有時也會乍然驚現,這種美輪美奂的美是去掉新家具的“火氣”才出現的溫潤之感。歲月靜好,我自安然,這就是最美的寫照。被曆史與歲月蒙上灰塵的家具,經過重新打磨洗練,
有束腰馬蹄足榻

有束腰馬蹄足榻

榻狹長較矮,僅容一人,故又名“獨睡”。榻面攢框鑲心,邊抹上舒下斂偏下部打漥凹進,至底壓邊線。方材直足,内挖馬蹄,兜轉有力,牙條下起邊線與腿子邊線交圈。整器簡約光素,與素雅的造型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