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之随心自在的躺椅

箫,藏于家中,得閑賞玩之,吹奏一二略作消遣,二十年來未曾間斷。喜歡這低沉悠遠之音,能給人以幽靜典雅之感。《文心雕龍·聲律》解說音律如是:“夫音律所始,本于人聲者也。聲含宮商,肇自血氣,先王因之,以制樂歌。故知器寫人聲,聲非學器者也”。音律的産生,原本于人的發音,樂器是模仿的人宮商等五音,而非人去發聲模拟樂器。于此類似,家具亦是如此,其随匠人之心而造,而非根據家具來揣測匠人之意。一個好的匠人,随心自在才能傾心打造出精美絕倫之器。

1.jpg

随着人們越來越重視生活質量與坐卧的舒适度,一種可坐可躺的椅子應運而生:躺椅。它不同于太師椅官帽椅扶手椅坐具,它是一種随心放松的小憩之具。清薛福成《庸盦筆記 史料二 多忠勇公薨于盩厔》 :“巡撫劉公往視之,見其卧于躺椅,困憊殊甚”。可見,當疲憊時,誰也不願正襟危坐而保持形體,卧于躺椅可使身心得以放松,這随心之器也頗有些用處。正如我們現代的沙發,也是起到了讓人休息放松的作用。

黃花梨和黃楊木扶手躺椅

此例躺椅為康熙早期作品。其結構與通常的矮靠背玫瑰椅相似,但椅面加長,142.2厘米的椅長可使其作為休閑小憩之用具,是椅非常椅,以用之卻非榻。此椅的扶手及後背皆配以雙面龍紋透雕。扶手的雕飾分隔為三個部分,兩側龍紋翻騰飛躍回首而視,中間兩龍尾部纏繞,回首呼應。而後背雕刻與扶手相似,隻是上下之隔,上面為兩龍纏繞,下面分隔兩部分,皆是回首龍紋。每塊欄闆均由黃楊木整闆雕成,龍形靈活生動,線條流暢,給椅子增添無窮韻味。

4.jpg

仇英 《梧竹草堂圖》

明代躺椅,也有采用交椅形式的,并有“醉翁椅”之名。仇英《梧竹草堂圖》繪有躺椅,主人悠閑自在,閑看庭前花開花落,自在内心雲卷雲舒,這文人之雅趣,使得躺椅在此應情應景。《三才圖會》曾有交椅式躺椅的繪圖。類似躺椅式交椅有明至近代均見于傳世,但明式絕少。南京博物院有一款此椅,樣式基本相同,為軟木髹黑漆,年份約為清中期。

5.jpg

明 黃花梨交椅式躺椅

伍嘉恩《明式家具二十年經眼錄》142-143頁。今見于公開資料者,僅美國加州中國家具博物館後香港嘉木堂伍嘉恩舊藏,此為第二件。 嘉木堂舊藏頭枕插件早年遺失,後配時參照明仇英《飲中八仙歌圖卷》所繪複制,然頭枕做法與此原配頭枕形制雖大體相同,但弧度明顯不足。伍氏1990年所得搭腦下之縧環闆為扁海棠式透孔,這件則為如意雲頭式透孔,其馀主要部分皆同。另,嘉木堂過手之器全部重新修整打磨,重做包漿,此器為老皮殼、原來頭,并未經過近代工藝處理。

随着時代的更疊交替,躺椅也有了各種形式的變化,但萬變不離其宗,舒适,随性是其存在的主旨。我們在經過幾千年的文化傳承與發展後,謙遜有禮,積極奮進,嚴于律己,寬以待人,可内心總是要回歸自我,随心而行,無論何時何地,不念過往,不畏将來,如此,安好!


取消

感謝您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掃碼支持
掃碼打賞,你說多少就多少

打開支付寶掃一掃,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

标簽:
作者:郝增濤
紅木古典家具網創始人 襲明軒創始人,館藏明式家具的精緻傳承者 自媒體人,多家自媒體簽約作者
版權所有原創文章,轉載請保留或注明出處:http://caifu42268.cn/post/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