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梨

襲明 | 古人享樂 離不開香 解讀明式家具承托香爐珍貴的方香幾

襲明 | 古人享樂 離不開香 解讀明式家具承托香爐珍貴的方香幾

古人享樂,宋代的标準:讀以理書,學法帖子,澄心靜坐,益友清談,小酌半醺,澆花種竹,聽琴玩鶴,焚香煎茶,登城觀山,寓意弈棋。香,芳也。據小篆,從黍,從甘。“黍”表谷物;“甘”表香甜美好。本義:五谷的香。宋代詞人辛棄疾曾有“稻花香裡說豐年”的詞句。香能讓人從嗅覺上享受生活的美好,無論五谷之香亦或花香。 熏香是我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李白《楊叛兒》:“博山爐中沉香火,雙煙一氣淩紫霞”。沉香袅袅,淩入雲霄,這豪放之氣頗具李白風格。陸遊《家中閉戶終日偶得句》:“官身常欠讀書債,祿米不供沽
襲明 | 用黃花梨仿竹制家具 賞仿竹家具的獨到意趣

襲明 | 用黃花梨仿竹制家具 賞仿竹家具的獨到意趣

清雍正帝的《十二美人圖》是我們學習明清家具最好的曆史資料。其中《十二美人圖 下棋》及《十二美人圖 鑒古》中出現了斑竹長方桌及斑竹扶手椅。竹制家具的使用在雍親王時期很多。雖當時《各作成做活計檔》并無“竹作”,卻有斑竹家具的使用記錄。如“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年希堯進了:斑竹大号書架二對、斑竹大号書桌一對、斑竹坐幾十二張”等。可見竹制家具在當時也是宮廷家具的一部分。古代文人喜歡采菊東籬下的悠閑生活,但也不會放棄“蘭亭絲竹,曲水流觞”的附庸風雅。他們以竹之雅韻為形卻用黃花梨為材,讓家具有古風雅韻,且好看耐用
襲明 |  它别緻而文雅 卻沒有聯幫棍 說拍賣會的一款圈椅

襲明 | 它别緻而文雅 卻沒有聯幫棍 說拍賣會的一款圈椅

圖片:《明式家具二十年經眼錄》101頁今年嘉德秋拍預展上出現一對安思遠圈椅,它們曾被收藏家伍嘉恩女士收錄在《明式家具二年經驗錄》中。 這款圈椅把簡約而不簡單的風格發揮到極緻,讓每一處線條和構件都充分展示出簡單素雅、通透飄逸的美感。 安思遠圈椅安思遠圈椅尺寸:長61.5厘米;寬43.9厘米;高91.8厘米。圈椅黃花梨制,年份可以追溯至清初。 椅子的扶手末端為扁圓形,較一般的圈椅鳝魚頭不同,卻别具風格。椅圈不是一般的五接造法,而是三接。椅子後足與立柱一木連做,鵝脖退後安裝,并未與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中國古典家具桌案類有一款叫“一塊玉”。今天我們聊兩款一塊玉的翹頭案,其一是上海博物館收藏的王世襄先生舊藏: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另一件是清華藝術館收藏的黃花梨夾頭榫雲紋牙頭托泥小翹頭案。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 圖片來源《明式家具珍賞》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尺寸:長140厘米;寬28厘米;高87厘米。它的案面為一塊獨闆,厚度3.5厘米。案面兩端拍兩個抹頭,抹頭與翹頭一木連做。腿子與案面接合采用插肩榫造法。牙、腿邊緣起燈草線,在腿肩左右的牙條上各锼處卷雲一朵。案腿在肩下不遠處,造出葉狀輪廓,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清代詩人袁枚說:“書非借不能讀也”,明代學者歸有光的項脊軒有“借書滿架”。他在《項脊軒志》裡這樣描述自己的書房:“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牆周庭,以當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于庭,舊時欄楯,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籁有聲;而庭堦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雖是陋室,卻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書滿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見,無論是什麼樣的陋室,借書也好,藏書也罷,古人的書房總會有一個藏書的書架。“架”可通過漢字拆分成“加
艾克舊藏恭王府黃花梨壽字紋圈椅與天圓地方的那些事兒

艾克舊藏恭王府黃花梨壽字紋圈椅與天圓地方的那些事兒

恭王府收藏着一件赫赫有名的黃花梨壽字紋圈椅,它曾被德國學者艾克先生收藏且收入艾克先生所著《中國花梨家具圖考》一書并附有圖紙。2006年此椅子被艾克先生的夫人曾佑和女士捐贈給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黃花梨壽字紋圈椅黃花梨壽字紋圈椅徹黃花梨制,尺寸:長62厘米;寬48厘米;高102厘米。這款圈椅,與我頗有淵源。幾年前曾随幾位專家一起在恭王府對這椅子進行過近距離的觀察與記錄,後,在國家博物館“大美木藝”展覽中又近距離觀摩數次。目前這椅子應該随着大美木藝展覽的結束被妥善安置,我們相信,這件國家級文物很快又
聊古典家具腿子外圓裡方實用性及合理性

聊古典家具腿子外圓裡方實用性及合理性

圓和方,是最基本的幾何圖形、圖形有柔和圓滿之美,方形有工整方正之美,圓和方,體現了剛與柔的完美結合。中國傳統家具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雖是有極大的傳統内涵在,也有它最樸實的一面,合理且實用才是它們存在于我們生活的初衷。

兩對明式黃花梨高靠背嵌百寶南官帽椅鑒賞

兩對明式黃花梨高靠背嵌百寶南官帽椅鑒賞

明式家具的美被王世襄先生概括成五美:材質美、造型美、結構美、雕刻美、裝飾美。我們今天賞析兩對黃花梨高靠背周制南官帽椅。 它很好的诠釋了明式家具低調華美、簡約卻不簡單的曆史時代特征,是非常難得的珍品。黃花梨嵌百寶花鳥紋大南官帽椅黃花梨嵌百寶花鳥紋大南官帽椅尺寸:長62厘米;寬47厘米;高120厘米。 此對椅子出現在2011年的嘉德秋拍 ——姚黃魏紫明清古典家具專場。看尺寸,此椅子是“人高馬大”的款。最為突出的就是椅子靠背黃花梨獨闆鑲嵌百寶花鳥紋。此椅子成對出現,弧度優美的搭腦與靠背結合處向上出斜坡
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黃花梨霸王枨方桌

默研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黃花梨霸王枨方桌

每次有古典家具展我都會去一攬其芳華。 今天我們繼續觀默硯勤耕之陳增弼先生收藏的古典家具——黃花梨霸王枨方桌。上一次見這件方桌是在2011年首都博物館《物得其宜--黃花梨文化展》上,當時擺放在展室一進門口的地方。黃花梨霸王枨方桌黃花梨霸王枨方桌,此桌尺寸為:長82厘米;寬82厘米;高81.5厘米。看尺寸,這桌子也可稱為“六仙桌”。我們可能對“八仙桌”更為熟悉。其實,方桌一般有大、中、小三種尺寸。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研究》中指出:“按照北京匠師的習慣,約三尺見方、八個人可以圍坐的方桌叫‘八仙’,約二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在說紅木家具滿徹之前,我們先看什麼是“徹”。《爾雅》注釋徹:本意為撤除、拆除,引申為通達,通曉。《國語 周語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長保民矣,其何事不徹?”韋昭注:“徹,達也”。在《京本通俗小說 拗相公》:“精于數學,通天徹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釋為:全部用某一種貴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徹紫檀”,全用黃花梨曰“徹黃花梨”。襲明制器紅木家具滿徹,那必然是用料單一,一料到底,無任何雜木。回歸問題,紅木家具一定要滿徹的才好麼?我的答案是:紅木家具不一定滿徹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