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木家具

襲明 | 古人享樂 離不開香 解讀明式家具承托香爐珍貴的方香幾

襲明 | 古人享樂 離不開香 解讀明式家具承托香爐珍貴的方香幾

古人享樂,宋代的标準:讀以理書,學法帖子,澄心靜坐,益友清談,小酌半醺,澆花種竹,聽琴玩鶴,焚香煎茶,登城觀山,寓意弈棋。香,芳也。據小篆,從黍,從甘。“黍”表谷物;“甘”表香甜美好。本義:五谷的香。宋代詞人辛棄疾曾有“稻花香裡說豐年”的詞句。香能讓人從嗅覺上享受生活的美好,無論五谷之香亦或花香。 熏香是我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李白《楊叛兒》:“博山爐中沉香火,雙煙一氣淩紫霞”。沉香袅袅,淩入雲霄,這豪放之氣頗具李白風格。陸遊《家中閉戶終日偶得句》:“官身常欠讀書債,祿米不供沽
襲明|德國學者艾克舊藏  明式家具标準器 恭王府收藏壽字紋圈椅

襲明|德國學者艾克舊藏 明式家具标準器 恭王府收藏壽字紋圈椅

提起壽字紋圈椅,自然會想到恭王府收藏的艾克舊藏那款。該圈椅曾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大美木藝》中亮相。恭王府壽字紋圈椅恭王府壽字紋圈椅尺寸:長62厘米;寬48;高102厘米;座高52厘米。通體黃花梨制。此椅最早出現在德國學者艾克的《中國花梨家具圖考》中圖87。書中209頁家具品名及目錄中注明,此件壽字紋圈椅為一對中之一件,利奧諾拉 利希諾斯基侯爵夫人和艾琳 希爾利茲夫人收藏。 據《恭王府 明清家具集萃》中對此圈椅的注解為:“原為德國學者艾克先生收藏,曾收入其1944年出版的《中國花梨家具圖考》一書。2
襲明 | 用黃花梨仿竹制家具 賞仿竹家具的獨到意趣

襲明 | 用黃花梨仿竹制家具 賞仿竹家具的獨到意趣

清雍正帝的《十二美人圖》是我們學習明清家具最好的曆史資料。其中《十二美人圖 下棋》及《十二美人圖 鑒古》中出現了斑竹長方桌及斑竹扶手椅。竹制家具的使用在雍親王時期很多。雖當時《各作成做活計檔》并無“竹作”,卻有斑竹家具的使用記錄。如“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年希堯進了:斑竹大号書架二對、斑竹大号書桌一對、斑竹坐幾十二張”等。可見竹制家具在當時也是宮廷家具的一部分。古代文人喜歡采菊東籬下的悠閑生活,但也不會放棄“蘭亭絲竹,曲水流觞”的附庸風雅。他們以竹之雅韻為形卻用黃花梨為材,讓家具有古風雅韻,且好看耐用
襲明 |  它别緻而文雅 卻沒有聯幫棍 說拍賣會的一款圈椅

襲明 | 它别緻而文雅 卻沒有聯幫棍 說拍賣會的一款圈椅

圖片:《明式家具二十年經眼錄》101頁今年嘉德秋拍預展上出現一對安思遠圈椅,它們曾被收藏家伍嘉恩女士收錄在《明式家具二年經驗錄》中。 這款圈椅把簡約而不簡單的風格發揮到極緻,讓每一處線條和構件都充分展示出簡單素雅、通透飄逸的美感。 安思遠圈椅安思遠圈椅尺寸:長61.5厘米;寬43.9厘米;高91.8厘米。圈椅黃花梨制,年份可以追溯至清初。 椅子的扶手末端為扁圓形,較一般的圈椅鳝魚頭不同,卻别具風格。椅圈不是一般的五接造法,而是三接。椅子後足與立柱一木連做,鵝脖退後安裝,并未與
襲明 | 都是圈椅為何它花枝招展 對比賞安思遠收藏的螭龍紋圈椅

襲明 | 都是圈椅為何它花枝招展 對比賞安思遠收藏的螭龍紋圈椅

今天說的依然是美國收藏家安思遠先生《Chinese Furniture》裡所列家具:圖15,螭龍紋圈椅。我給它的定義是:花枝招展的圈椅。先來概覽一下這款圈椅。 圖片:《Chinese Furniture 》122頁螭龍紋圈椅螭龍紋圈椅尺寸:長63厘米;寬49.5厘米;高104厘米。對于這個尺寸,相對長寬比例來說略高,可能是為了突出靠背闆的雕刻紋飾。此椅子為黃花梨制,16世紀早期,安思遠先生藏品,可惜并未成對。 圖片:《Chinese Furniture 》123頁椅圈為五攢接
襲明 | 王世襄書中繪圖版玫瑰椅實物 對比解讀安思遠冰綻紋玫瑰椅

襲明 | 王世襄書中繪圖版玫瑰椅實物 對比解讀安思遠冰綻紋玫瑰椅

接上篇文章,我們繼續鑒賞“中國古董教父”安思遠先生《Chinese Furniture》圖版13的冰綻紋圍子玫瑰椅。上件家具鑒賞中,若說安思遠先生把透雕雲紋矮靠背南官帽椅歸為玫瑰椅,而這篇文章中出現的主角的确是我們明式家具中的玫瑰椅,而且還是款好看的玫瑰椅。冰綻紋圍子玫瑰椅冰綻紋圍子玫瑰椅尺寸:長59厘米;寬45厘米;高83.8厘米;座高50厘米。這尺寸基本是玫瑰椅的标準尺寸,精巧文雅,被江浙地區通稱為“文椅”。此玫瑰椅黃花梨所制,明末清初,成對原為美國舊金山史密斯夫人所藏。每次看到家具出處,都
跨國收藏家寫明式家具 美國安思遠與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對比

跨國收藏家寫明式家具 美國安思遠與王世襄先生南官帽椅對比

安思遠,紐約知名古董商兼收藏家,他鐘情于中國的傳統手工藝品的收藏,被譽為“中國古董教父”。他的藏品在全球藝術界都有很大的影響力。我接下來會對他在《CHINESE FURNITURE》收錄的藏品鑒賞。 透雕雲紋南官帽椅透雕雲紋南官帽尺寸:長56.5厘米;高92.7厘米。椅子黃花梨制,明末清初。椅子成對,為東京的一個收藏家所有。衆所周知,在安思遠先生所著書《CHINESE FURNITURE》中,給這對椅子命名為:“Low Back Armchair. Mei Kuei Shih”。 直觀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當明式家具中的玫瑰,與嬌豔如花的女子相遇,會有怎樣的精彩

唐詩,宋詞,元曲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通過這些或婉約或豪放或抒情或激昂的文字,能讓我們看到那個時代的文人擁有怎樣的情懷。明代劇作家馮夢龍曾說宋代女詞人李清照是“閨閣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李清照愛花,她的詞句“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不愛花的人哪裡知道雨疏風驟後的海棠花是否依然花枝繁茂,唯有曆經風雨的人才會有“綠肥紅瘦”之感歎。很多時候,她以花寫心情,或雀躍,或相思,或感歎。“紅藕香殘玉簟秋”“花自飄零水自流”她的一生,似繁花爛漫,又花開荼蘼,順境逆境,皆成就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襲明 | 博物館收藏的兩件黃花梨一塊玉的小翹頭案

中國古典家具桌案類有一款叫“一塊玉”。今天我們聊兩款一塊玉的翹頭案,其一是上海博物館收藏的王世襄先生舊藏: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另一件是清華藝術館收藏的黃花梨夾頭榫雲紋牙頭托泥小翹頭案。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 圖片來源《明式家具珍賞》黃花梨插肩榫獨闆面翹頭案尺寸:長140厘米;寬28厘米;高87厘米。它的案面為一塊獨闆,厚度3.5厘米。案面兩端拍兩個抹頭,抹頭與翹頭一木連做。腿子與案面接合采用插肩榫造法。牙、腿邊緣起燈草線,在腿肩左右的牙條上各锼處卷雲一朵。案腿在肩下不遠處,造出葉狀輪廓,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上海博物館藏王世襄先生書房舊藏黃花梨品字欄杆加雙環卡子花架格

清代詩人袁枚說:“書非借不能讀也”,明代學者歸有光的項脊軒有“借書滿架”。他在《項脊軒志》裡這樣描述自己的書房:“項脊軒,舊南閣子也。室僅方丈,可容一人居...... 前辟四窗,垣牆周庭,以當南日,日影反照,室始洞然。又雜植蘭桂竹木于庭,舊時欄楯,亦遂增勝。借書滿架,偃仰嘯歌,冥然兀坐,萬籁有聲;而庭堦寂寂,小鳥時來啄食,人至不去”。雖是陋室,卻能得主人安然一隅,借書滿架,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可見,無論是什麼樣的陋室,借書也好,藏書也罷,古人的書房總會有一個藏書的書架。“架”可通過漢字拆分成“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