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說紅木家具的滿徹

在說紅木家具滿徹之前,我們先看什麼是“徹”。《爾雅》注釋徹:本意為撤除、拆除,引申為通達,通曉。《國語 周語中》:“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長保民矣,其何事不徹?”韋昭注:“徹,達也”。在《京本通俗小說 拗相公》:“精于數學,通天徹地”。王世襄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注釋為:全部用某一種貴重木材制成的家具。如全用紫檀曰“徹紫檀”,全用黃花梨曰“徹黃花梨”。襲明制器紅木家具滿徹,那必然是用料單一,一料到底,無任何雜木。回歸問題,紅木家具一定要滿徹的才好麼?我的答案是:紅木家具不一定滿徹的才好。
上海博物館裡王世襄舊藏的兩件“有人情味兒”的無束腰凳

上海博物館裡王世襄舊藏的兩件“有人情味兒”的無束腰凳

每次去上海博物館,都會特别留意一件無束腰直足直枨凳子。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珍賞》中詳細介紹過它。還把它與另一件小黃花梨無束腰直足直枨小方凳放一起做了介紹。我覺得把它們放在一起更顯“人情味兒”。怎麼這麼說呢?先埋個伏筆,等看完這兩件凳子再詳解。無束腰直足直枨小方凳凳子黃花梨制。尺寸:28厘米見方,高度為26厘米。它為典型無束腰制式,凳面攢邊打槽平鑲裝闆,邊抹做素混面,凳面下有牙闆,四足間裝直枨管腳枨。凳子雖小,從用材和工藝上,一點兒也不含糊。邊抹、腿足、牙闆、管腳枨用材粗碩, 盡顯淳樸格調。無束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二

從《明式家具珍賞》封面的那把圈椅說起二

這一篇我們繼續聊這把透雕麒麟紋圈椅,我們将這把圈椅和其他作比較的時候,發現它的搭腦(椅圈的頂部稱為搭腦)要比一般的圈椅更加平緩,注意,是更加平緩。這裡先向大家透漏一個鑒賞圈椅的小竅門,如果您看到一把圈椅的椅圈,搭腦部分比扶手的弧度略平,那麼這把圈椅八成是一位老木匠出的活兒,因為有經驗的老木匠在做椅圈的時候,會故意把椅圈的搭腦做的“憨一點”,其實道理很簡單,回想上一篇我們總結出的規律,橫向要遵守重心下垂的原則,因為這樣更好看。我們注意上圖中的三把圈椅,他們的椅圈各代表了一種形态,一個頂部略尖,一個
五足内卷圓香幾

五足内卷圓香幾

此圓幾在束腰以下,仍用插肩榫結構使牙腿結合,與鼓腿彭牙式無異。但肩部及腿子表面平坦,沿着邊緣起陽線,順腿而下,十分醒目。腿子自肩部以下向外鼓出後,直至下端,始向内卷轉,落在托泥上。因而整體造型如一大木瓜,和一般的三彎腿香幾大異。它不僅在香幾中是變體,在其他家具中也罕見,隻有清代小型文玩的台座,有時會采用近似的造法。幾足原來都有霸王枨,脫散後未在再安配而将榫眼堵沒,痕迹猶在。香幾因有托泥,故并不需要霸王枨來加固。有了反而破壞圓婉簡潔的造型。霸王枨脫落而未再補配,可能是出于上述原因。

彎材四出頭官帽椅

彎材四出頭官帽椅

靠背闆浮雕花紋一朵,由朵雲雙螭組合而成,刀法雖精,尚為明代椅具所常有。此椅特點不在此而在構件細、彎度大。彎而細的構件必須用粗大的木料才能做出。也就是說,此椅原本可以做得很粗碩,形如今狀,但當時卻不惜耗費工料,把它做成纖細,柔婉動人的特殊效果。

上博藏品明黃花梨五足内卷霸王枨圓香幾的前世今生

上博藏品明黃花梨五足内卷霸王枨圓香幾的前世今生

王世襄先生在《懷念夢家》一文中寫道:“夢家買到一具明黃花梨五足圓香幾,我愛極了。我說:‘你多少錢買的,加十倍讓給我。’抱起來想奪門而出。夢家說:‘加一百倍也不行!’被他迎門攔住。”兩位收藏界大師為一具香幾你争我搶(自然也是鬧着玩),夢家甚至做老雞護小雞狀,該是多麼可愛啊!

上海博物館的黃花梨插肩榫翹頭案與插肩榫粗解

上海博物館的黃花梨插肩榫翹頭案與插肩榫粗解

面闆一塊玉,翹頭與抹頭一木連做。沿着牙、腿邊緣起燈草線,腿足正中起“兩炷香”線。插肩榫兩側在牙條上各锼卷雲一朵,妙在卷雲稍稍向内傾仄,雲下又生出小小鈎尖。案足在肩下不遠處,做出花葉輪廓,在其寬出的部位,鑿眼安橫枨兩根。足端雕卷雲紋。

一塊玉插肩榫翹頭案

一塊玉插肩榫翹頭案

案型為典型明式代表作,案面近4厘米厚的獨闆殊為難得,小翹頭與抹頭一木另安;面下插肩榫是案形結構的兩種基本造法之一,即在腿足上端出榫并開口,形成前後兩片,前片切出斜肩,插入牙條為容納斜肩而鑿剔的槽,拍合後腿足表面與牙條平齊,但牙條和腿足的形式,在傳世的黃花梨條案中僅見此例,不類其他明式家具多能找到同胞兄弟。此次首博黃花梨展,有件同樣器型的案子,未經鑒真,不能等同對待。

風車式都承盤

風車式都承盤

都承盤,也叫文盤。方形,風車式井字欄杆,下設抽屜兩具。器小巧精緻,自然博古,風雅之至,為文人雅士陳設小件文玩的一種案頭小器。書房用具是傳統文人案頭的珍藏,是他們心靈思想的物化體現,表觀出文人的審美情趣、學識修養和文化品位。

打造明式書房不可或缺的書架

打造明式書房不可或缺的書架

書齋内設一書架,書架上陳列《經史子集》、《唐詩宋詞》等書,鐘、王、顔、柳名人字帖,《草堂詩餘》、《正續花間集》、《曆代詞府》等閑文散集。棄俗事擾亂心神,獨坐于書齋之中,或對日吟誦,或秉燭夜讀,于書齋裡享受一份甯靜,從學問中獲得人生之樂趣。